手机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校友频道> 校友风采 > 内容

在射阳读书的日子

文章来源:《射阳日报》 作者:薛德震 发布时间:2017年08月04日 点击数: 次 [添加收藏]

人民出版社原社长、总编辑 薛德震

我的少年岁月,是在艰难困苦的抗日战争中度过的。1937年,在我5岁时爆发了“七七事变”,日本侵略者步步扩大对中国的野蛮掠夺。在发生了令人发指的南京大屠杀后,日本鬼子的兽蹄也踏到了我的故乡盐城一带。1938年4月通榆河边的上冈镇被占领。我正该上小学的时候,却因逃避战火而流离失所,在农村四处逃难。因我的父亲是知识分子,所以只好在逃难中跟他学识字,后来在上冈西乡石桥头上了半年私塾。

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我的几个舅舅唐君鄂、唐君照、唐小石与赵敬之、陈宗泽等进步青年,组建盐城县十四区上冈青年抗日救亡服务团。他们团结爱国青年,开展抗日宣传,搞街头演讲、演活报剧,并在上冈创办盐城县第一中学生补习团,动员进步青年投奔八路军、新四军。1940年,他们还参加了八路军、新四军,在家乡开辟盐阜区抗日民主根据地。1941年后,我们全家迁到了根据地,我在根据地上了两年小学,当过小学儿童团的团长,站岗、放哨、查路条,唱歌、扭秧歌、搞宣传,从小就受到革命的熏陶。

1943年在抗日战争的烽烟中创立了射阳中学(编者注:指“盐阜区立射阳中学”,1949年春该校撤销重组,部分同学并入“盐射联立中学”),当时我大舅唐君鄂担任校长,王彤舜同志担任生活指导部主任。1945年秋天随着抗日战争的胜利,射阳中学也从农村根据地迁回了县城合德镇。1945年8月我们全家都到了合德镇居住,我和表弟唐沅(唐君鄂长子)一起上了射阳中学的预备班。当时的校舍留给我的一个深刻的印象是,进了校门有一座两层的教学楼,楼梯设在两头的室外。我还记得在读预备班时,认识一位比我高几级的老同学,他名叫吉星白,在学校很活跃,是学生会的负责人。他与我和唐沅都很要好。

1946年初,我家和舅家都迁回出生地上冈镇居住,我和唐沅改上上冈中学。国民党发动内战后,常派飞机对上冈镇进行轰炸扫射,为了避免伤亡,我们冈中还临时搬到镇南边的村庄周家灶坚持上课。后来,国民党发动对苏北和山东解放区的重点进攻,通榆河一线被国民党军占领,我们又撤离上冈,到在上冈西乡北秦庄一带坚持办学。这时,我的大舅仍然担任校长。1947年他因生病用担架抬着随军北撤山东解放区,同年秋因积劳成疾,病逝于山东日照,1950年经上海市人民政府追认为革命烈士。唐君鄂逝世后,为了悼念他,原上冈中学的美术老师彭飞为他绘画了一幅画像,2007年中共党史出版社出版的、由周克玉同志题写书名的《唐氏五兄弟》一书的封面使用了这幅画像。这本书还刊载了周克玉同志追思恩师唐君鄂校长的一首诗:“寒窗有幸师夫子,道德文章润心田。常忆促膝彻夜语,悠悠我怀年复年。”

我在初中部读书时,音乐老师朱文和一位学生中的党员在1947年五四青年节时介绍我加入了中国共产党。1947年5月4日,附近几所中学的学生集中到海南中学校部所在地陈村举行青年节纪念活动,我们在礼堂举行了在渡通榆河封锁线时遭敌人袭击牺牲的赵敬之校长的追悼会。我还参加了在操场上举办的演讲比赛,并得了二等奖;党支部还为我的入党秘密地举行了宣誓仪式。

1947年暑假后,我中学阶段最后一学期的学业是在海南中学完成的。毕业时校长唐采庭、副校长莫晓风为我签发了毕业证书。当时,生活虽然非常艰苦,学习也很紧张,但是校内文娱生活还是很活跃的。校长唐采庭是京剧票友,他带领师生排演了林冲火烧草料场的折子戏,自己饰演林冲。这出戏不仅在校内演,还到县政府所在地湖垛镇演出过。

当时,解放区学校的建制和校名,随着战争形势的发展变化频繁,但是不管形势变化怎样快速,不管环境如何险恶,坚持办学的宗旨却从未动摇过。学生和教职员工都住在农家,一只小板凳、一个讲义夹,随时随地都可以上课。我们这些学子,就是在这样艰苦的条件下仍如饥似渴他向老师们学习各种科学文化知识。

中学阶段我在四所中学读过书。1947年年底,当我中学快毕业时,坚持在华中解放区对敌斗争的中共华中工委下属的华中新华日报、新华书店派人到我们学校招收工作人员,我报名参加了华中新华书店工作。这对,新华书店和华中工委机关都驻合德镇的乡间,新华书店及其印刷厂就驻中兴桥附近的农村中。

1949年4月下旬,我随军渡江,参加无锡的接收工作。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后,我先后在苏南新华书店编审科、上海新华书店华东总分店编辑部、华东人民出版社、上海人民出版社、中央人民出版社从事编辑出版工作,从校对、见习编辑、副编审,编辑组长、编辑室主任、副总编辑,一步一个脚印干到编审、社长兼总编辑。

1999年8月离休后,又撰著了《人的哲学论说》、《人的哲学论纲》、《以人为本构建和谐社会20论》、《以人为本构建和谐社会40论》、《征途——薛德震哲学书信集》、《人  的哲学新论》、《为他人作嫁衣裳——薛德震编辑出版文集》等7本书,并与老伴杨瑾合作主编了10卷本《中国园林之旅》。

在写这篇短文之时,我还想起了我家与射阳中学有关系的两个人,一个是我的大姐薛德坤,她也是射阳中学的学生,与周克玉同志是同班同学。她在射阳中学毕业后与原射中老师江宁结婚,并参了军,抗日战争胜利时,随同黄克诚率领的新四军三师挥师北上,进入东北解放区,参加了解放东北的全过程,建国后在沈阳工作和定居。还有一位是我的表弟唐沅,他是老校长唐君鄂的长子,1949年初参军,建国后考入北京大学中国文学系读书,毕业后留校工作,是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有许多著作。

(《射阳日报》2017年7月29日第一版)

分享到: